欢迎光临“花式飞行网”!/Welcome to 3d-fly.com!
首 页/Home 飞行活动/Flying activities 热销产品/Hot products 飞行录像/Flying videos 技术交流/Techniques Sharing 联系方式/contact me 最新更新/Latest update:
2015-01-31
您的位置:>主页>技术交流>由技到艺的升华---- 3D花式配乐飞行

由技到艺的升华 ---- 3D花式配乐飞行


   固定翼3D花式飞行被称为“空中芭蕾”。

   既然是芭蕾,是舞蹈,自然就少不了音乐。

   在我看来,3D花式飞行里的配乐,是飞行的灵魂。

   当飞行遇上了音乐,我们关注的重点,不再仅仅是那些听起来有点拗口的3D动作:蛇滚、悬停、快滚等等,而把重点放在飞行动作和音乐的结合,把飞行动作融入到音乐里,通过飞行动作,来表达音乐的情感,来展示飞行的美。飞行,变成了一门艺术。

   高质量地完成各个飞行动作已经很不容易,还要把飞行动作完美的融入到音乐的节奏和旋律里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 而我们背后的观众,即使他们不懂那些对于他们来说的陌生的飞行动作,但他们一定懂得音乐,能够感受到在音乐的伴奏下飞行的美妙。他们不需要知道飞的是什么动作,他们会懂得欣赏飞行之美。

   所以,我觉得3D花式的配乐飞行,是让我们的飞行从技术的层面,提升到艺术的层次,是“技”到“艺”的升华。

   我们可以尝试在欣赏一段好的配乐飞行的时候,中途把音响关掉,那我们感受到的飞行和有音乐的时候是完全的不同。这或许就是配乐飞行的魅力。

   这里,我想从完成一段4分钟自由花式飞行(4 min Freestyle)的配乐飞行的各个步骤,从音乐选曲,动作编排和练习等角度,把自己一点点得粗浅看法和体会,和大家一起分享,希望抛砖引玉,共同提高

 

   在开始之前,想请大家一起来欣赏几段过去10多年个人认为堪称经典的3D花式飞行视频。

  

   说到3D飞行,我们应该知道这位 F3A 世界冠军,来自阿根廷(现已入美国籍)的“3D飞行之父”---- Quique Somenzini

  
  

   这段视频选自QQ2002年最后一届TOC比赛中的飞行。(TOC应该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3D比赛,邀请的都是世界上顶尖的飞手,冠军奖金高达4万美金。前后举办了18届,最后一届在2002年,后因组办人逝世停办。)

   在这段视频里,我们可以看到QQ把飞行动作的精准完美地融合到配乐里,飞行动作和音乐节奏的结合堪称经典。一开始的慢滚筋斗,在这么大的半径下把动作和音乐的节点配合的如此准确,让人叫绝。整个飞行大气、舒展、优美,百看不厌。

 


   下面一段视频来自奥地利飞手 Gernot Bruckman2008Clover Creek Invitational 上的飞行。

  

   这段飞行的配乐选择,充分体现了来自“音乐之乡”奥地利的GB在音乐选曲方面天赋和喜好,选择的音乐非常优美。同时,GB用看起来不“难”的飞行动作,把音乐诠释的让人陶醉。飞行动作如舞蹈般优雅,整个飞行轻松自如,配以晴朗的天气和漂亮的飞行场地,美不胜收。



   最后一段视频来自2014XFC 冠军 Jase 的表演。

    

   这段视频充分体现了美国式3D飞行的精准、快速和暴力。Jase的这段编曲,偏重节奏,用大量的快滚来配合音乐的节奏,让飞行激情澎湃、酣畅淋漓。同时,飞行动作稳、准、狠,背后是高超的控制技术。


   经典的飞行有很多很多,只能选择其中以个人的观点认为比较有代表性的,经典的3段和大家一起重温和欣赏。室内飞行也有很多让人拍案叫绝的视频,限于篇幅就不再找了。

   之所以选择这3段,出了个人的喜好以外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们前后跨度10多年,并且代表了不同的飞行风格,也让我们看到了3D花式飞行的快速发展和百花齐放。

   下面,我们再就配乐飞行的不同步骤来共同探讨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配乐的选曲

 

   配乐飞行当然是首先要有音乐。

   在正常的比赛当中,我们只有4分钟时间,而音乐多种多样,选择什么样的音乐就成了我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。

   关于配乐的选择,我前后问过3个人的观点:Mark Leseberg, Gernot BruckmannIdo Segev。三位世界级飞手的观点基本是一致:首先选择自己喜欢的。

   在风格和具体做法上,三个人略有不同。Mark 比较喜欢美国的流行音乐,尤其是新的好莱坞大片的配乐。Mark的解释是这样会显得比较时尚,容易引起现场年轻观众的共鸣,现场效果好。

   GB比较喜欢经典的古典音乐,而且他强调只会选择自己喜欢的,不会去考虑裁判和观众的口味,这样可以把最好的飞行,最好的自己展现出来。

   Ido 稍有不同,他愿意根据比赛和表演的裁判和观众的不同,把4分钟的配乐里的其中某一段,选择为比赛活动举办地流行或者喜欢的音乐,来迎合裁判和观众的审美和口味。比如,到美国参加XFC比赛时,选择一段美国人喜欢的音乐。2013年到北京参加“中航工业杯”国际航模大师秀表演的时候,编曲里面就由一段中文歌曲。 

   很多时候我们说“字如其人”,其实“飞也如其人”。什么样性格,就会有什么样的飞行风格,就选择什么样风格的音乐。要把自己最好,最擅长的飞行展现出来,选择自己最喜欢的音乐,无疑是个基础。

   另外,配乐选定之后,还需要几个月,几十上百次的反复练习,才能让飞行动作和配乐完美融合。想想如果选择的不是自己喜欢的音乐,这上百次地反复听同样的音乐,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。

   配乐的选择还有一个问题是节奏旋律和音乐风格搭配的问题。

   一段4分钟的飞行,配乐通常都需要由3段、4段甚至更多的不同的音乐剪辑组合而成。为了可以展示不同的飞行动作,通常这几段音乐的节奏和风格都不同。

   或者反过来说,如果我们选择了几段不同风格的音乐组合在一起,成为一段飞行的配乐,那我们就需要用不同的飞行动作来表现这些音乐。有的动作适合表现舒缓优美的旋律,比如横滚慢滚,有的动作则适合表现节奏强的音乐,比如各种快滚。把不同风格的音乐组合起来,再配以多种多样的飞行动作,才能更好更全面的表现飞手的技术水平,也更引起得到观众的共鸣。

   另外,我们还需要关注不同音乐和飞行动作之间“动”和“静”的对比。如果国画里的“留白”,“疏可走马,密不透风”。4分钟的音乐和飞行动作里,有舒缓悠扬的旋律,才能更好地衬托那些强烈的快节奏。有那些高高在上的慢滚的大航线,才能更好的对比出那些快滚有多低,有多快。

   想要在配乐里组合到好的音乐,平时就需要积累。多听、多收集一些自己喜欢的,不同风格、不同旋律和节奏的音乐,需要用到的时候,才可以任性。飞行之外的功夫,也是个积累的过程。

   关于配乐的选择,Ido曾经介绍过一个具体的操作方法。

   在一个电脑文件夹里,放着自己都比较喜欢的音乐。在飞模拟器的时候,开着音乐,尝试着跟这音乐的节奏和旋律飞,如果有感觉,这首乐曲留下,没有感觉的,扔掉。这样第一次筛选,大概会剩下40首歌曲。然后依次放这40首歌曲,再飞模拟器,选出更适合的20段,再进行编辑。他强调是借助模拟器,可以节省很多时间。

 


   二、配乐的编辑

   自己喜欢的音乐可能有很多,但适合飞行的,适合自己飞行风格的音乐不会很多。而且很多音乐在风格上是相近的,我们一段飞行的配乐里也用不了那么多。接下来我们要做的,就是把这些自己喜欢的,又适合自己飞行风格的音乐剪辑组合成一段4分钟的配乐。

   假设一段4分钟的飞行配乐,由4段不同的乐曲组成,每段1分钟。那我们首先就要从多首乐曲中剪辑出4段时长在1分钟左右的乐曲。我们用音乐剪辑的软件,把一首完整的乐曲在其中剪辑出其中时长约1分钟最合适做飞行配乐的一段供我们做配乐用。这里需要注意一个问题,是我们剪出来的这段乐曲,它在旋律和节奏上相对是比较完整独立的,也就是它的开始和结束,都比较适合和其他的另外两段乐曲连接,而自己本身在旋律和节奏上又比较完整独立。

   现在很多音乐和歌曲的格式都是MP3格式,可以用软件 MP3 Cutter来剪辑,方便实用,网上很方便可以下载。

   4段乐曲剪出来之后,我们就可以从时长上看到它们组合在一起,总时长是不是刚好4分钟。如果差距只有几秒,那可以通过乐曲组合连接的不同方式解决,或者利用比赛规则,通过飞机起飞和开始播放配乐的方式不同来解决。如果相差的时长过长,那我们就需要重新剪辑,甚至要更换另外的音乐。因为我们在比赛中,一个起落的配乐飞行,时间就只有4分钟。

   配乐的编辑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不同风格乐曲之间组合的顺序。

   之前我们讲到为了展现不同的飞行动作,我们可能会选择不同风格,不同节奏和旋律的乐曲来作为我们的配乐。单独各段乐曲剪辑完成之后,我们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它们之间的先后顺序和组合的问题。同时注意各段乐曲之间的衔接过渡的顺畅。

   举例,假设一段配乐由4段不同的乐曲组成,每段1分钟,那我们可以选择节奏“慢---快”或者“快---慢”的组合,中间有对比,有过渡,这样既能调动观众的情绪,也便于我们展现更丰富的飞行动作。至于是先慢后快,慢慢地把观众带入到自己的飞行里,还是一开始用快节奏抓住观众的眼球,就看自己的喜好了。

   配乐编辑的风格也由很多,组成配乐的乐曲数量和时长也可以不同,以上是以一段配乐由4段乐曲组成作为例子,朋友们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风格和喜好,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组合方式。

   一段配乐编辑好了之后,它也不是就固定不变的,有时候也需要根据飞行动作的需要在练习的时候做出调整和修改。这个在下面会讲到。

 


   三、飞行动作的编排和练习

   到这里,我们喜欢的,想要去表达诠释的,希望去挑战的配乐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 那么问题来了,我们要用哪些飞行动作,怎么样去配合、去表达音乐的内涵呢?

   3D花式飞行有魅力的一方面是我们有充分的自由,因为很少有规定我们在一段4分钟的飞行里必须飞什么动作(XFC除外,它有要求需要把某几个特定的动作结合到飞行里)。这可能也是花式飞行 Freestyle 名称的来由吧。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,去飞任何我们能飞、愿意飞的任何飞行动作,想想真的有点小激动呢。

   既然这么自由,那是不是意味着配乐飞行很容易呢?不是!配乐飞行很难!它虽然没有像F3A那样对每个飞行动作和空域有详尽的标准要求,但我们辛辛苦苦千挑万选出来编辑好的配乐,成了我们最大的标准和要求。

   如果我们的飞行没有配乐,那真是太自由了。我们可以想飞什么动作就飞什么动作,哪个动作想飞多久就飞多久,悬停20秒不过瘾,我们可以停它30秒,甚至1分钟。在跑道中间停,停在自己面前不过瘾,我们可以让飞机从跑道头一直停到跑道尾。等等。

   但当我们的飞行有了配乐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 配乐是有时间长短的,一段音乐就4分钟,里面还包含了风格不同、节奏不同、旋律不同的好几段音乐,当然它们的时长也都是固定的。

   为了表现好这些音乐,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飞行动作去配合音乐的旋律和节奏,把飞行动作变成舞蹈的动作,去诠释音乐所要表达的含义。我们的飞行动作,必须要跟着音乐的节拍起舞,在不同的音乐旋律开始和结束的时候,我们的飞行动作也必须分毫不差地开始和结束。这个,就是对我们的要求,我们的标准。 

   我们编排的飞行动作,除了要考虑音乐节奏和旋律的时间长短,还要考虑飞行动作开始和完成的空域。举个例子,比如配乐里有一段舒缓油门的旋律开始,我们在高空平螺旋向下。当这段旋律结束或者转换的时候,我们的平螺旋动作也必须结束,而且要改出在恰好的高度和距离,也就是要在天空中某个特定的位置,这样我们才能很流畅地转换衔接到下一个飞行动作,比如变成眼镜蛇或者侧飞。这样就要求我们要控制好平螺旋进入的高度的方位(前提是旋律和平螺旋动作开始的时候,飞机也要恰好到达那个特定的高度和位置),然后控制好飞机螺旋的速度和下降的速率,让飞机在旋律结束的时候恰好到达我们需要的位置,然后改出,转换进入下一个动作。

   这里,我们还有一个挑战是风的影响。当我们飞行的时候,可能有风,风力大小可能还不一样,风向也可能不同,这样我们在练习的时候,就必须加入风的因素。还是上面讲到的平螺旋的例子,假如我们遇到了内侧风,那动作进入时候离我们的距离,就自然要比无风的时候更远,而远多少,要看风力的大小。和F3A不一样,我们没有机会特别通过某个特定的动作去调整航线,我们只能够在整套飞行动作的控制上提前做好准备,在动作过程中做出调整。而这些调整又必须在音乐的限制下完成,而且还一定要把飞行动作高质量地完成好,难度可想而知。 

   有看过论坛上在关于3A3D的争论,我无意去做什么对比。以上其实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3D花式飞行在精准方面的标准,对飞行控制的要求。

   回过头,我们接着讲配乐动作的编排。

   因为我们想展示自己最拿手的飞行动作,所以其实反过来,我们在音乐选择的时候,就可以考虑哪些音乐除了是我们喜欢的,而且还适合让我们最擅长的飞行动作来配合。

   当然当配乐编辑好了之后,我们考虑最多的是用哪些飞行动作去配合它,诠释它,在各个飞行动作之间如何连接和切换。

   和配乐的选择一样,在飞行动作的选择上,我们同样也需要考虑动作的搭配和空域的利用。在动作高度和距离上,我们把动作分成三类:高、中、低和远、中、近。当我们选择的音乐旋律节奏比较慢的时候,我们可以飞那些高度高或者很低的动作;当音乐节奏很快的时候,我们可以把动作安排在中间的高度和距离。当然高度和距离是个相对的标准,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。但整套动作下来,应该有这些区分,让观众看得到这些对比。

   动作的编排还应该能够充分利用空域,跑道端头和远处、以及高空的空域也利用上,让自己的整套动作大气饱满。这一点在室内飞行尤为重要。

   另外,动作的编排还应当充分考虑到航线的规划和分布,让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出我们的飞行动作所走过的航线。是直线就应当完成为直线,是筋斗就把筋斗做饱满,是45度爬升就让观众清晰的看到。虽然在航线上我们没有像F3A那样那么严格,我们有音乐的限制,但我们仍然需要有清晰的交代。

   到目前为止,飞行动作的编排和规划,可以先在自己的脑海里做完,或者通过模拟器的协助。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,我们可以边编排动作,边练习,一边练习一边编排调整。

 

   接下来,我们要讨论的是怎么样实际去飞,去练习。

   现在,配乐编排好了,动作也在脑子里大概规划了,马上可以去飞、去实践,想想真的有点小激动呢。

   在实际飞行的时候,我们事先的编排和规划是不是可行,就可以得到验证。因为我们编排的都是自己最拿手的飞行动作,因此在动作上不会有大的问题,问题通常都出现在动作的衔接上。因为有音乐节奏和时长的限制,我们可能会觉得一些飞行动作衔接起来很别扭。比如某一节音乐开始,飞机不能到达预定的空域位置;某段旋律已经结束,飞行动作还不够时间完成等等,这些都需要我们在实际练习过程中去调整。我们可以调整动作进入的高度和距离,可以把航线拉长或者压缩,以满足我们的飞行动作对时间、空域的要求。

   这里就需要很多的练习。通常情况,我的经验是要飞20-30个起落才能把整个套路熟悉,80-100个起落才能很娴熟(前提是动作的编排和规划没有大的问题)。

   关于飞行的练习,是个孰能生巧的过程,没有什么窍门可言,唯有刻苦的练习。

 


   四、飞行动作和配乐的调整和修改

   当我们的练习进行到一定阶段的时候,我们可能会发现某段音乐用我们自己熟悉的动作去飞,效果不理想,我们需要换我们不大熟悉的飞行动作来配合音乐。

   比如一段节奏感很强的音乐,用我们自己熟练的横滚、点滚不足以表现音乐的动感,快滚的表现力可能更好。如果我们对快滚不大熟练,那我们就需要专门的练习。

   先规划好快滚进入和改出时候飞机的姿态(正飞/倒飞/侧飞)和快滚的圈数(1/1圈半/2/更多),然后把整个套路的练习先放下,针对性地去练习这些快滚,熟练掌握了之后,回过头再来练习整个套路。

   还有一个可能的问题是,我们实现编排规划的飞行动作和实际飞行出入很大,我们尝试更换一些动作,修改航线,但沮丧地发现套路还是无法实现。

   这个时候我们只有2个选择,要么大面积更换飞行动作,要么换音乐。

   我曾经遇到过因为选择一段130秒时长的音乐在一段配乐里,实际飞的时候动作改了很多次,最后还是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多风格接近的飞行动作去完成它,最后不得不剪去30多秒,另外接了一段30多秒的音乐进来。

   如果我们选择修改配乐,那也就是重复上面的过程。从音乐的选择开始,再剪辑,再接入到原有的音乐里,或者调整各段音乐的次序。

   这个时候配乐已经经过飞行,大致的轮廓基本可以确定,而且调整的往往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所以难度和工作量要小得多。

   在这里,3D飞行的自由再一次的闪现,我们可以修改音乐,也可以调整规划好的飞行动作。所有做法的目标只有一个,表现出最好的自己。

   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,为了这4分钟的,其实背后我们需要掌握很多3D飞行动作,而且都要熟练。这些积累,也只有靠我们平时的练习。

   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一点都不夸张。

 


   说到这里,也接近尾声了。剩下的就是练习。

   练习的过程自然是辛苦的。很多时候我们会感觉到沮丧和打击---- 为什么到这里动作就飞不好呢?为什么到这里就跟不上音乐的节奏呢?为什么到这里前后动作就衔接不好呢?有时候会摔飞机,有时候恨不得把遥控器也砸了。

   到这个时候,恭喜你!离最后的成功已经很近了,现在只是黎明前的黑暗。再坚持一下,胜利就再前方。

   想想当我们的飞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,蓝天就是我们的舞台,我们就是舞台的主角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们的飞机上,是不是有点小激动呢?

 

   加油!



 

返回主页    返回上页    购买此产品

 


Copyright (C) 2006 3d-fly.com  All Rights Reserved, Site Developed by Frank Liu.
     建议分辨率:1024×768